关注社会保障
资讯整合平台

日本养老困境:照护服务求而不得

思德库研究院(微信号:SSIDC777)授权社保天下转载。

在日本,由于照护人员不足这一严重问题,导致需要照护的老人无法得到相应的服务。而提供方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十分困扰。参议院选举中公示提出,选举中各党都要为老年人照护出谋献策。但是,实际上真正的问题是,长期照护保险制度本身就已经处于一个尴尬境地。

人手不足导致服务缩减

2016年4月照护工作的招聘人数是求职人数的2.69倍。也就是说,今年有超过7万人应聘,与此相对,需要的人数有19万人以上,差不多2.69倍。呈现出1个照护服务人才有5个以上的招聘者争夺的状态。

受照护服务人员短缺的影响,一些相关设施减少了服务。东京的照护设施团体去年9月在对东京都内的特别养老院进行问卷调查时候发现,有8处养老院即使有空余的房间也拒绝收容。另外,在短时间接收老人的短期居留所中,有4所收容所减少了接收人数。有3所停止接收。人手不足的影响甚至已经扩散到了地方区域,如果减少服务的这种规模再扩大下去的话,长期照护保险制度就无法成立了。

特别养护”受人手不足影响的调查(15年9月)
东京都老年人福祉设施协议会调查96家机构
8家拒绝接入住
4家限制短期接收
3家关闭短期接收

照护人员缺口将达38万人

预计今后照护人手不足这一问题将更加严重。团块一代(注1)已经超过了75岁,在2025年的时候,需要照护的人一定会突增,所以厚生劳动省推测照护专职人员的缺口将达到38万人。政府为了减少家庭的护理负担,增加了养老院等,做好了接收50万人的准备。但是,如果不想办法去解决这38万人缺口的问题就不能很好地提供服务。为了弥补人手不足的缺憾,政府开始正式接收外国劳动者。但是,为了能够在现场工作而学习日语和照护技术的话,需要花时间。另外,还仅限于福祉工作相关的人才。所以,为了解决人口不足的问题还是需要加大力度确保国内人才。

提高专职照护人员的工资、减轻照护工作负担

“提高工资,使其与工作内容相适应”。并且,“要减少照护工作者的负担”。这两个劳动条件对于改善人手不足的问题来说不可或缺。现在的工资太低。专职照护员工的工资月平均水平是22万日元多。相对于所有产业平均水平来说低10万日元,这也是照护工作中无法聚集人力的最大原因。

照护人员工资较低的理由是,照护原本应该是在家庭中无偿的,所以照护保险制度在启动的时候就将工资水准设定的比较低。并且,国家每三年就重审一次,支付给服务提供者的照护报酬在2015年的改定之后转向,整体大幅度下降2.27%。而造成这一情况原因是,推迟了原本预定实施的将消费税上升到10%这一政策,所以财政来源未得到确保。

 

养老服务机构破产突破历史新高

报酬大幅度降低,陷入经营困难的护理经营者正在增加。据民间信用调查公司的消息,去年一年间破产案例达到历史最高的76件。经营逐渐困难,更别提什么涨工资了。

将工资提高到年轻人有工作欲望的水准

政府为了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第二年度将职员工资同照护报酬分开确保,将专职照护人员的月工资上涨1万日元。但是,真正必要的是继续涨工资提高水准。为此,不是说根据财政状况而让工资呈现跌涨不定的状态,而是有必要将工资水准设定到让年轻人有工作欲望的水准。为了实现这点,希望政府能够努力确保必要的财源。

引入老年人照护助手,填补人手不足的空缺

为了减轻照护专职人员的工作负担,值得参考的是,去年开始在三重县的护理设施中引入了老年人照护助手。将分配食物、收拾碗筷、打扫澡堂和厕所、换洗床单等涉及生活方方面面的工作交给当地身体还不错的老人。这样一来,能够减轻专职照护人员的负担,同时也能专注于照护工作。

津市和四日市等九个照护设施,总共雇佣了57人。平均年龄在69岁,每小时工资约为850日元,一天工作3-4小时,一周工作3-4天。有人提出想在人手较少的早晨来工作,也有人持有护士和照护福祉师的资格证书,设施的负责人说到“真的是帮了大忙”。现在是老年人帮助老年人的时代。如果不是这样,只是年轻人的话,肯定无法去帮助超老龄化社会。在其他的自治体也有让老年人来作为照护助手帮忙,我们也期待通过这样的工作能够让有精气神的老人越来越多,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扩大这一行动。

报酬改定将缩小服务范围?

另外,接下来备受关注的就是,之后2018年的照护报酬的改定。虽然说国家审议会中已经开始讨论了,但是将照护服务再缩小的话题依旧被提及。照护服务被认定为从日常生活几乎能自理的需要照护阶段1,到生活各个方面都需要照护的照护阶段5等的7个等级。去年的改定导致服务首次缩小,并且需要照护3级以上的话才能进入特别养护的范围,需要照护阶段1和阶段2的人暂不列入该范围。

并且,为需要照护阶段1和阶段2的人提供的服务中,访问照护和日间照护的服务也被转移到市町村的事业中,不再属于被保险对象。关于这一点,国家的看法是,为了重点给重症病人提供服务,要尽量控制社会保障费用,这也是为了维持制度的做法。另外,在下一次的改定中,还将减少需要照护阶段1和阶段2的人的服务。以及讨论将包括做饭、购物等的生活帮助,以及将自己家变成无障碍措施的住宅改修、轮椅和护理床的福祉用具的租借等全部是否不再属于保险范围。

从2015年开始,具有一定收入能力的老年人自己负担服务费的比例已经从1成上升到2成,所以是否会有更多人不再接受这样的服务。如果服务缩小的话,那么家庭的照护负担就会增加,这样就很难兼顾工作了,每年超过10万人的因为照护而离职问题会越来越严重。那么,为了不出现这种情况,如何重新建立起照护保险制度则非常关键!

延伸(点击阅读):

日本长期介护保险介绍和启示

(本文系思德库研究院译自村田英明先生文章)

一分钟了解
思德库®养老信息化研究院

思德库养老信息化研究院是在北京市民政局登记的专业科技研究机构。研究院基于以人为本的价值观,致力于通过对信息化技术的创新应用,推动建设理想老年社会,提升人类社会福祉。

思德库养老信息化研究院业务范围:
1.承接国家及行业相关专业课题。
2.规划设计养老服务信息化建设框架,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信息化总体设计;养老机构信息化管理升级解决方案;养老云计算应用设计;养老服务领域大数据应用分析设计等。
3.研究养老服务信息技术标准。如,居家养老服务信息平台基本要求;养老机构信息系统基本功能规范;老年人能力评估数据元目录等。
4.验证推广养老服务信息技术产品及模式。
5.提供养老服务信息技术专业培训,编制专业培训教材。
6.出版发行养老服务信息技术学术书籍,开展学术沙龙及研讨会。
7.为居家养老、养老住区、社区安老提供技术支持;为养老空间适老化、智慧化、精准化提供解决方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社保天下 » 日本养老困境:照护服务求而不得
分享到: 更多 (0)

社保天下 · 网站满意度调查问卷

立即查看